部分用人单位和农民工联手“规避”缴纳社保

时间:2019-1-24 18:47:37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4505 打印

“不缴,俺在老家缴了新农合。要是强迫,俺就不干了。”2018年12月17日,辽宁铁岭市某设备加工厂全体职工大会上,厂长郑爱华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说服刘志强等农民工参保。

  《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数据显示,像郑爱华的厂子这样,一分快三社保缴费基数不合规的企业达73%。2018年12月14日-18日,记者采访辽宁建筑、制造业等农民工较为集中的行业企业发现,部分用人单位和农民工竟联手“规避”缴纳社保。

  听说钱少了,答应复工的人少了一半

  郑爱华的厂子有83名农民工,以往缴社保出于农民工自愿,不愿缴的74人签订“自愿放弃社保协议书”,郑爱华每个月多给每人150元的全勤奖。2019年,这种行为可能会让郑爱华面临处罚,因此,新年伊始他便试图说服农民工缴社保。然而,由于缴纳社保之后,到手的钱就降低了,在职工大会上,在缴纳社保自愿书上签字的农民工寥寥无几,有人表示要换工作。

  面临同样情况的还有李勇。李勇是辽宁朝阳市十里八村有名的“包工头”,曾介绍500多名乡亲到沈阳、长春等地打工。最近七八个项目部负责招人的工作人员陆续打来电话通知他,2019年给的报酬会减少,用来缴纳社保,让他联系农民工提前打好招呼。结果,农民工一听说“到手的钱少了”,答应复工的人数少了一半。

  为招农民工,用人单位耍手段“规避”

  林辉最近在为今年的招工做准备。他为项目部的钢筋工、模板工、砼工、砌筑工、抹灰工、外墙保温工等按照小时计算劳动报酬的岗位制作了非全日制用工合同。“怕今年招不来人,只能耍些手段换签临时工、零工合同,工作时长、工资报酬没变化农民工们能同意。”

  2018年12月初,在大连一家小型物业公司,林秀丽等8名一年期劳动合同快到期的员工并没有收到“续签协议”。相反,公司网站上打出招聘启事,粗体字加黑了一条“城镇退休或已有社保人员优先录取”。副总经理给林秀丽等人的答复是,缴纳社保,每人每月到手少560元,可以继续录用。不同意的,单位多发1个月工资可以另觅他职。

  除了换合同、招聘已有社保人员,沈阳某机械厂分管人事的副厂长蔡锐成正在对接劳务外包业务。“2019年开始,厂里准备把部分不定期生产线外包出去,缴纳社保增加的成本要比外包出去增加的成本多30%,这样也可以降低临时生产招用人员的纠纷风险。”

  企业用工的变化,让“信息灵通”的李勇担心,未来企业在招工时将会更挑剔和苛刻,不再是“会不会干活”而是“能不能干好活”。届时,会有一大批技能水平低的中老年农民工越来越难找到工作。

  意愿低迷背后,缴社保的困扰仍在

  辽宁某建筑公司人事部门工作人员孟凤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农民工工资为1万元计算,缴纳社保后,按下限3709.05元基数(沈阳2018年7月~2019年6月社平基数)缴纳,企业缴741.81元,个人缴296.72元。企业每人每年仅社保就多缴8901元,考虑到减负政策还未落实,“用工成本还是上涨了”。

  2018年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为了不给企业增加负担,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不过,一些企业‘担心’税务等部门的检查。”郑爱华解释,改革前,有关缴纳社保的争议,农民工到社会保险基金稽核部门投诉,社保稽核要求企业补缴社保并缴纳万分之五的滞纳金。改革后,保费均通过企业基本账户扣划,如果有问题,税务部门会认为,企业账目核算中职工薪酬不准确,个人所得税等未履行代扣代缴义务,由此还导致企业所得税申报不准确,将面临税务处罚,还有社保部门的行政处罚。

  此外,企业还要面临工伤赔偿的风险。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告诉记者,缴纳社会保险费是企业必须履行的义务。随着农民工法律意识的增强,无论是何原因,只要没交社保,农民工出了工伤,用人单位必须照单赔偿。

  近年来,农民工社保异地转移越来越方便,可农民工还是不愿缴社保,这是为何?在北京打工8年、老家在辽宁彰武县农村的农民工刘琦道出缘由,“养老金账户虽然可以跨省流动,但是社会统筹不易带走。”他特意让读研究生的儿子帮他算了一笔账,2017年度北京社平工资101599元,阜新是54331元。同等条件下,在北京就业的刘琦坚持不到15年的话,一旦回到经济较为落后的家乡,养老金收益要打不少折扣,交了更多的钱,却没享受到更高的退休待遇,不划算。

  循序渐进,出台政策应保驾护航

  全国社保划归税务局征收后,杜绝了用工企业少缴纳、漏缴纳、未正常缴纳社保等问题。然而,辽宁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企业社保缴费从不合规到完全合规,不会一步到位,需要过渡期。在征管体制调整的力度安排上,应该尽可能平稳过渡。因此,要企业减负,社保转移、合理统筹等相关政策应保驾护航。

  孟凤琴呼吁,降低企业社保缴费率为企业减负。“农民工的社保来自施工单位,但是施工单位的资金来源于项目,而项目部在预算及造价等方面又没有专门的这笔费用,包袱都压在了施工企业。2015年开始,国家总体社保费率从41%降至37.25%,但社会平均工资上涨,缴费基数调高,企业普遍期待进一步降低社保费率。”

  王金海律师认为,当前社保转移不畅仍是农民工不愿缴社保的主要原因,国家应当加快全国社保统一信息平台的建立,同时加大对缴纳社保好处的宣传,让农民工知道累计缴纳15年,退休时可享受退休金和终身医保;连续缴纳符合当地医保报销标准,住院可以享受报销;在企业工作时间发生工伤,可以享受对应的工伤报销待遇。

  48岁的农民工张利民则期望,国家对45岁未缴纳社保而又想缴纳社保的农民工出台相关政策,让像他一样的农民工也能享受到城镇职工的社保待遇。(部分被采访者为化名)

责编:田靖 来源:工人日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